六合彩马会挂牌,本港台现场直播香港六合彩,12生肖中什么是家禽

长沙地名“十二生肖”没有鼠和兔 豹和狮称“霸王”

2019-03-15 12:41

  鼠:(空白) 牛:牛山坡、牛心塘坡、牛头桥、牛角冲、牛车塘、牛角湾、牛角塘、牛婆咀、牛串巷子…… 虎:老虎冲、下黄虎塘、老虎岭、黄虎冲 兔:(空白) 龙:龙王港、化龙池、龙王宫、龙王庙、龙吉湾、龙坡塘、龙塘、龙塘水库、龙塘冲、龙塘岭、龙潭湾、青龙咀、济龙港 …… 蛇:蛇咀、蛇咀子、蛇坑子 马:马厂、马王堆、马王街、马坡岭、马栏山、马益顺巷、天马山、石马铺、吊马庄、走马楼…… 羊:白羊坡、羊古塘、羊泥塘、绵羊山、绵羊坡 猴:猴王庙、猴子石 鸡:乌鸡塘、鸡公咀、野鸡坡 狗:狗坪、狗食坪、狗食湾、黑狗园 猪:猪婆凼、猪槽坡 资料参考于1986年的《湖南省长沙地名录》,部分有删减。

  潇湘晨报1月27日讯 临近猪年,朋友圈被“啥是佩奇”霸屏。大家纷纷找寻身边的小猪“佩奇”,公仔、蛋糕、年画……我们也试图从长沙地名中找到“佩奇”,让我们意想不到的是,长沙地名里除了有“佩奇”,还藏着一个“动物世界”。

  猪、牛、马、羊、龙、蛇等,甚至象、蜈蚣、螃蟹、虾等都在长沙地名榜上。本想从中间凑齐长沙“十二生肖”地名,遗憾的是,我们并没有找到鼠和兔的身影,莫非这些凶猛的动物吓跑了胆子小的鼠和兔?或许,是“硬核”的长沙人,更欣赏那些“霸得蛮”的勇猛动物?

  于是,我们将长沙地名中出现较多的豹和狮凑了进去,做了个调子更高的“局”。也许,这是更适合长沙人的“十二生肖”地名。

  在中国的十二生肖中,龙是生肖里唯一虚拟的动物,排行第五。但在长沙,以“龙”命名的地名占据榜首。从1986年《湖南省长沙地名录》中可看出,龙王宫、龙王港、龙王庙、龙凼子、龙灯山等“龙”地名不下三十个,它几乎遍布长沙。

  龙塘、龙塘水库、龙塘冲、龙塘岭、龙潭湾等小到水池,大到池塘或水库,都以“龙”命名,这大概与人们想象中龙的生活环境相关。龙在中国文化中,常用来象征吉祥。中国人以龙为图腾,并一直将它当成能呼风唤雨的神明,特别将它放入地名中,是希望求得这一方水土风调雨顺。“龙为地名,是人们对这个地方吉祥美好的祈愿。”湖南省文史研究馆馆员陈先枢介绍,在长沙,龙王阁、龙王港路、龙王庙等就属于类似的地名。

  可是在长沙,龙除了意味着吉祥美好,它在民间还有着“恶”的含义,化龙池就属于这类。这条因酒吧产业被长沙人熟知的老街,地名背后藏着一个英雄主义民间传说。相传在这条古街上,善良的铁匠夫妇为了全城人民的安危,将铁水倒进了恶龙所在的深井之中,这口井慢慢坍塌,缩成一口小池塘,恶龙从此不再作恶,但铁匠夫妇也因此牺牲。人们为了纪念英雄的铁匠夫妇,将这口小池塘定名为“化龙池”。后来,小池塘没有了,但是人们仍然沿用这个地名称呼整条街巷。如今,化龙池酒吧林立,热闹非凡,但街道中央,还保留着一口老井和纪念铁匠夫妇的碑。

  长沙的回龙山也源自民间恶龙传说。和化龙池一样,恶龙藏于古井之下,经常作怪,导致这方土地经常闹旱灾。叫回龙和白沙的两兄妹在仙姑的指点下每天在水源处掘地,有天一锄正好砸在恶龙的鼻子上,恶龙翻滚,水溢了出来,兄妹俩不幸淹死。人们为了纪念他们,便把井叫作白沙,山叫作回龙。不管是“化龙池”还是“回龙山”,两处地名都跟“龙”有关,它们的故事更多的是展现长沙人不再将所有希冀寄托于神灵,而是转向人本身的力量,靠自己的努力守护着这片土地,这无疑意义更深远。

  作为农耕年代最吃苦耐劳的牲畜,牛的良好人设贯穿了整个历史。长沙人喜欢“牛”,以牛命名的地名数量惊人,唯一能与之抗衡的只有马了。

  金牛岭、牛角塘、牛车坝、牛婆塘……牛气冲天的地名几乎遍布了长沙所有的城镇与乡村。金牛岭在今岳麓区靠近桃花岭处,牛婆塘在如今的雨花亭附近,地名背后都有传说,发人深省。金牛岭的传说很有教育意义。据说汉武帝时期,当时一个农人牵牛渡江,船夫以船小拒绝了。但在农人的坚持下,船夫只好让他们都上了船。可牛到中途拉屎弄了一船,船夫很不高兴。等他们下船后,就用水将牛粪洗干净了。哪知,残留的牛粪变成了金子,船夫追悔莫及。于是,人们将该处取名为金牛岭,不知道是为了嘲笑船夫愚蠢还是盼望金牛再次出现,但可以看出牛在人们心中的形象是美好的。

  牛是人们生活中的好帮手,两角也颇具特色,长沙有许多带牛的地名是因形而设,甚至组合成长沙的“牛角”系列:牛角塘、牛角坡、牛角弯、牛角冲等,它们都是因为形状如牛角而得名。而牛栏冲、牛栏坡、牛栏湾、牛栏塘、牛栏殿等,这种“牛栏”系列地名大多与此处曾经养牛有关。

  马字在长沙地名中也很常见。除了动物马,五代十国时期的马楚王和关羽都制造了许多包含马的地名。

  长沙地名中以“马家”开头的,如马家台子、马家冲、马家园、马家坡、马家巷、马家咀、马家湾、马家堤、马家塘等,大多跟“马”姓有关。而以“马王”开头的地名则与五代十国时期的马楚王有关。马王堆,这里的“马王”就是马楚王。马楚王在长沙大兴土木,楚湘街、碧湘街都承袭楚王的碧湘宫之名,马王街因五代楚王之庙建于此而得名。另外,以“马王”为名的还有马王塘。跟马楚王有关的地名还有凤凰台、小瀛洲、王府坪、皇殿坪等。虽然这一历史上唯一以湖南为中心建立的王朝,存世不过55年,如今宫邸华府都已不在,然而跨越千年的记忆存留在地名里。

  除此之外,长沙许多带马的地名同“美髯公”关羽有关。相传关羽从荆州出发,走岳长古道,过福临铺(现长沙县福临镇),到一山路崎岖的峡谷,遇到炎热天气,于是命五百人下马去一店铺前洗马鞍、歇息,于是这个地方就叫下马坑。他继续策马赶路,人困马乏时,在一口大塘旁停下洗马,那口塘因此被人称为洗马塘(现位于长沙县安沙镇境内);而他驻军停歇之地,长沙人称其马栏山(湖南广电的地址就位于马栏山)。正当他准备回营休息时,追兵又至,策马过一峡谷被一涧挡住,赤兔马腾空而起跃了过去,于是此地又留下了跳马涧的地名。攻入长沙城内时,关羽在天心阁下的一块空坪内歇马,把马吊在旁边一棵树上,吊马的地方后来成了街巷,得名“吊马庄”。攻下长沙后,他渡湘江,去往华容,路过望城区白箬铺镇时无法过江,江中有小龙化为一马,助他渡江,此处便改名马龙港(现望城区乌山镇马龙港村)。关羽在长沙民间一直受百姓敬重,和他有关的地名长沙还有落刀嘴、捞刀河、铜官镇、云母寺、半边山等。

  长沙地名藏着一个“动物世界”,天上飞的、地上爬的、水里游的都有。可遗憾的是,我们遍查资料,找到了以牛、虎、龙、蛇、马、羊、猴、鸡、狗、猪等命名的地名,唯独缺少在十二生肖排行第一的鼠和第四的兔。

  长沙位于湖南省东部偏北,湘江下游,处在长浏盆地的西缘,这里有着典型的亚热带季风气候,从地理上来看,“十二生肖”中的动物都适宜在这样的地理环境中生存。除了此前提及的龙、马、牛,带羊、鸡、狗、虎的地名并不多见。羊也是常见的家畜,在坡地和池塘等羊出没的地方,偶有以“羊”命名的地名,如白羊坡、羊泥塘、绵羊坡等。作为最普遍养殖的家禽,鸡在长沙的地名中,除了鸡公山、乌鸡塘、鸡公咀外,出现的频率并不高。和鸡一样,狗和人类最亲密,但以“狗”命名的地名也只有类似狗坪、狗食坪、黑狗园这样的地名。或许因为太过常见,它们更容易被忽视。可老虎不一样,它是稀有动物,能出现在长沙地名里本身也是“意外惊喜”。“虎出现在长沙地名里,可能这个地方曾经有虎出没,也可能这个地方的形状像老虎。”陈先枢说,今新开铺的老虎塘就是形状如老虎而命名,而老虎冲则是曾经有虎出没。而被人们称之为“小龙”的蛇,以它命名的地名少之又少,除了岳麓山那个以道士升仙后洞被蟒蛇盘踞传说而得名的蟒蛇洞,就只有大的蛇坑子和蛇咀。十二生肖中排名第九的猴和排名最后的猪在长沙地名中也有迹可循,以“猴”命名的地名有人们熟知的猴子石和猴王庙,而以“猪”命名的猪槽坡和猪婆凼都因城市发展渐渐消失在人们视野中。

  鼠在人们的印象中一直以偷吃粮食而存在,成语中带“鼠”的,大多都是“贼眉鼠眼”“鼠目寸光”等贬义词。不用“鼠”做地名,长沙不是特例,泉州、南京、宁波等许多城市都如此。这些城市多为南方农业重镇,而长沙自古就是“天下米仓”,清雍正初年,湘江上运米之船“千艘云集”,盛极一时。越是稻米丰富的地方,对鼠的憎恶越明显,地名中不用“鼠”字也是丰收时的避讳,这也成了很多城市的共识。

  事实上,中国一直认为兔子是瑞兽,《瑞应图》曾记载:“赤兔大瑞,白兔中瑞。”那时,各地发现兔子,多要献给朝廷以示君主贤明、海内大治。长沙地名中为何没有如此祥“兔”,颇让人费解。越南的十二生肖中,用猫代替了兔子,据说是因为“卯”兔,普通百姓不识字,就“猫”兔了。没文化真可怕,长沙人显然不会如此。

  一方水土造一方地名。从长沙地名里不仅可看出长沙的环境,更能窥见一个地方人的性格。

  在长沙众多的动物地名里,排在龙、马、牛之后的是勇猛的豹子和狮子。其中豹子岭、狮子山出现的频率最高,它们占据着长沙东南西北任何一个方位。以“豹子”为名的长沙地名里有常见的岭、塘、坡、山、路,甚至岩也因为形似豹子而得名。以“狮子”命名的长沙地名也不下二十个,其中狮子山、狮子坡、狮子岭、狮子街等较为常见。除此之外,还有黄狮冲、黄狮岭、黄狮巷、黄狮塘。豹子和狮子的气质,被长沙人喜爱,相比鼠和兔,这两种动物可能更符合长沙人的性格。

  长沙的动物地名里,飞禽颇多,如燕子、鸦、凤凰、鹊、麻雀、白鹤、鹰、白鹭等。人们根据这些飞禽的习性,来命名它们常出没的塘、岭、桥等。有时候,还用它们来寄托对吉祥、幸福生活的向往。

  长沙地势低洼潮湿,城内多池塘河流,水中生物较丰富。因此,以虾、蚌、螃蟹、鱼、龟、泥鳅等命名的地名不少。清水塘的螃蟹桥就是如此,住在那边的老人回忆,螃蟹桥得名是因为那里有条内河,常见螃蟹爬行,附近的小孩夏天都爱下河捕捉,于是那座桥就慢慢定名为螃蟹桥。虽然该桥如今已不复存在,但一提起螃蟹桥,人们还记得河里抓螃蟹的场景。此外,长沙还有以猫、蜈蚣、蚂蟥、蛤蟆等命名的地名。

  但随着时间流变,城市快速发展,人们生活方式转变,以动物命名的地名越来越少。人们不再同家禽、牲畜有从前那般密切的关系,甚至认为动物地名庸俗老土,已存的动物地名常被人们有意识同音雅化,动物地名愈加岌岌可危。

  参考资料:《湖南老街》、《湖南省长沙市地名录》(1986)、《长沙市郊区地名录》(1982)、《新湘评论》2018年20期《长沙地名趣谈》